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亚洲国产资源站视频 > 国内“N号房”背后的色情暗网:偷拍、性侵视频打包叫卖

国内“N号房”背后的色情暗网:偷拍、性侵视频打包叫卖

时间:2021-08-01 07:1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韩国“N号房”事件后,网友举报称,国内网络上仍有色情网站存在,有些甚至涉及“性侵幼童、迷奸、偷拍”等内容。

  近日,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通过检索“萝莉”、“幼齿”等主题,不难找到部分网站、论坛和APP,其中不乏涉及“未成年人”的视频,部分影像浏览量高达20余万次。

  此外,在某些社交平台和app的“暗网”中,还有人公然叫卖色情资源,“11套偷拍视频打包售价70元”。

  色情网站为何屡禁难止?记者调查发现,这背后已经形成一条从拍摄到建网站,再到运营牟利的黑产链条。

  一名色情网站搭建商称,自己一个小时就能帮客户建成网站,收费一万两千元,app的费用要9万元,里面有上万部资源可供观看。

  色情网站的一名幕后运营者直言,他们的牟利方式很多,发展会员可以收费,博彩广告一个月就能赚几十万元。

  为了躲避查处,这些平台会把服务器设在境外,一旦被查,花几十元更换域名就能“死灰复燃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事实上,被严禁的色情网站、视频内容,在网络上仍如病毒般暗地蔓延,在一些社交软件和平台上,甚至催生出专门拍摄和兜售色情视频的黑产。

  在新浪微博搜索栏中,记者以“萝莉”为关键字检索,出现多个售卖黄色视频资源的账户。

  一位微博用户名为“虾面硫-水”的网友频繁发布色情图片,并留有微信号。他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色情资源截图称,自己手上不仅有多个色情网站、app,还有存储在百度云盘中的色情影像,“这些都对外出售”。此外,在和其他论坛中,也出现有色情网站、app的推广链接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一款国外社交中文版APP中,有不少交易色情资源的群组,少则三四十人,多的有上千名成员。

  一个千人群的群主,不断在群内发布“迷奸”等黄色视频吸引成员,同时为自己的“迷药”寻找买家。

  群主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手中有几T的视频资源,每天定期向群内发布,他会把群成员吸引到另一个卖的群,在这个群里,他兜售多种药品,称能起到“催情”“昏睡”“短暂失忆”等作用。

  群里一位成员介绍,自己拥有几T儿童色情影片,这些视频都是他长期收集而来,打包出售,他还为此建群,每天更新视频,进群收费十元到几百元的入门费。另一位名为“张大仙”的用户在群组中发消息称,自己有11套包括学生、偷拍等不同类别的色情影像,打包出售70元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一些色情群组内卧底多日发现,很多成员专门打着“儿童色情”标签售卖资源,明码标价。

  韩国N号房事件后,多名新浪微博博主发文称,他们陆续接到许多网友爆料,称发现多家涉及儿童色情内容的黄色网站、论坛,并呼吁举报。

  新京报记者检索网友举报的相关网站发现,包括芽苗论坛、萝莉天国等多家色情网站,标注有“萝莉”“UU”“幼齿”等儿童色情内容,首页及多个栏目中存在大量未成年女孩裸露的视频及图片,其中一个视频观看量显示超过20万次。

  一些色情网站还会在页面上标注“儿童”、“偷拍”、“迷奸”等分栏,里面也有大量相关视频。除了网站,如“春水堂”、“草莓”等多个色情APP中也存在迷奸、偷拍或未成年女子被猥亵的视频。

  一名色情网站运营商介绍,除了“暗网”里的兜售,色情网站早已形成一条从平台搭建、运营收费再到风险规避的黑产链条。

  色情网站和app有专门的搭建商,成本极低,却能迅速牟利,为了躲避查处,搭建商还把服务器设置在境外,被查封后可以更改域名继续推广。

  常年身处菲律宾的色情网站搭建商姜晓辉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提供色情网站搭建服务一条龙,买家只需提供一个域名,剩下的全包,“建网站收费一万二,1小时内完工;建论坛收费一万九,一天内交付。”

  一名运营色情网站已经两年的运营商称,这种搭建方式在圈内已是潜规则,相比姜晓辉的报价,他的网站搭建费更便宜,只花了8000元。

  为了证明实力,姜晓辉给记者发来演示链接,里面有多部偷拍女厕的视频。姜晓辉说,网站的服务器设在境外,搭建好后自带片源,还能自动更新。论坛与网站不同,他们会向客户提供500个视频源网站,客户根据自己需要自行下载。

  当记者提出担心被查封时,姜晓辉则表示,网站被举报后只是在境内无法登录,不影响网站的内容,“只要花几十元更换一个类似的域名,就可以继续推广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除了更换域名外,网站之间的“换链互推”,也会导致被封的黄网死灰复燃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上述色情网站站长群内看到,每天都有网站推广人员在群内发布“换链”消息。

  一名色情网站推广人员介绍,所谓“换链”,就是在自己的网站加上其他黄网的链接,用户可直接点击进入别的色情网站,互相导流,检索量会更多。

  除了网站、论坛,搭建商还把“市场”扩张到了手机app。一个APP搭建商告诉新京报记者,建一个APP收费9万元,10天建完。

  他们同样提供一条龙服务。“前期片源有3万余部色情影像,也提供境外服务器。”

  除了把服务器设在境外,运营者规避查处的方式还包括,把会员的充值费通过第三方提现,或使用虚假身份信息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调查中,曾向多个论坛付款,多数会跳转至第三方,收款人显示为某家超市或某个商家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个产业链条中,还有专门为色情网站做支付通道的人,他们可以为色情网站提供微信、支付宝、云闪付等支付通道。

  一个从事该行当的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对色情网站或app的要求是,日充值额至少要在2万元以上,他们公司提取4%到8%的手续费。

  长期举报儿童色情网站的黄先生,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本以为有了收款码便可以找到网站背后的运营人员,但实际上很难挖到根源。这些人在收款时会使用虚假身份,或购买别人的微信使用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在色情资源的“暗网”中,也有人专门售卖微信号,一个从26元到100余元不等,甚至有人向别人售卖包括身份证、银行卡、手机号、U盾在内的“四件套”,每套2200元。

  ▲一位网站搭建服务商称,提供色情网站搭建并提供片源,网站可在1小时内搭建完成。截图

  搭建商姜晓辉告诉记者,色情网站盈利模式很多,“一般会采用会员收费制度,并在VIP区域放入全国各地的招嫖信息,还能赚博彩的广告费。”

  一位色情网站站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黄网上的广告投放,多是博彩广告,他的一个日访问8万人次的网站,广告按条收费。另一名黄色APP搭建人员说,这种广告栏,APP中可插入20余条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在色情网站观看图片或影像,须充值会员,费用低的十几元,高的达到5800元。

  以某“萝莉”色情论坛为例,充值会员分每季度69元和99元永久会员两种。页面还提醒,为本站宣传25个人后,可自动升级为永久会员,并提供推广链接和宣传语。“三年老站、大量爆款、亲测可用”。

  此外,论坛还提示用户,可将推广链接发至贴吧、论坛、QQ群、微信群,十分钟即可完成。鼓励用户到知乎、抖音等知名APP视频中进行评论,推广渠道几乎覆盖全网。

  很多网站还给会员提供了“生财之道”发展下线。

  新京报记者发现,多个色情论坛均采用“拉人提佣金”模式,诱导用户发展新人,获得佣金。

  在“萝莉网”上,充值会员费用从588元到2588元人民币,普通会员发展一名会员,可从充值费中抽成。“萝莉网”一份“收益排行榜”显示,排名第一的用户“unv看世界”,至少拉300人成为该论坛的会员。

  一款名为“春水堂”的APP中,包含了大量女性偷拍和疑似未成年的色情视频。页面提示,非会员只能观看30秒,会员要充值18元到188元不等的费用。APP页面的代理招募称,成为总代、一级代可享受高额盈利分红,月入10万很正常。

  该APP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成为代理无需费用,每拉一位新人充值,就能获得90%的高额提成,而下家再拉新人,还可以获得5%的提成。

  这名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,有代理日推广下载量247次,单日充值金额为1288元。“我们平台有一位代理是学生,这几天每天在平台赚佣金。”

  这条隐秘的利益链条,一定程度上加大了色情产业的查处难度。但不难发现的是,这几年有关部门针对色情产业的打击力度也越来越大。

  扫黄打非办官网公布的2019年“扫黄打非”工作数据显示:全国共处置淫秽色情等各类有害信息1113万条;全年共取缔关闭网站8.4万个;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通过数据库系统平台,部署各互联网公司共享有害信息样本,协同处置有害信息600万条。

  4月14日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通报6起制售传播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刑事案件和两起网络行政案件。其中涉及开办淫秽色情网站及APP、利用微信销售淫秽视频等违法违规行为。

  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,将继续保持对网络“黄”“非”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压打击,严查顶风作案的互联网企业和个人,坚决打掉网络黑灰产业链,并将对典型案件加大曝光力度。

  此前,上述部门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关键,是要斩断背后的利益链条。除了制作、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服务商和手机网站,还要对提供建站、网络接入、广告推广、代收费等人员依法打击,从而斩断他们的获利渠道。

  对此,中国传媒大学王四新教授表示,色情网站通过高佣金提成、充值、诱导分享等方法,是为了更广泛地传播获利。从这一点看,观看分享、充值者其实也成了这条黑色产业链的组成部分。“即使网站的搭建者或者公司在境外,但如果网站向境内开放,或者境内可以打开观看,若造成了损害后果,境内警方也有权管理。”

  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副主任、广州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子殷称,按照我国法律,传播淫秽电影、表演、动画等视频文件十个以上的,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。如果利用互联网建立传播淫秽信息的群组,群成员达30人以上即可入刑。

  对于网站搭建者而言,以牟利为目的,搭建并发布一定数量的色情视频,也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。根据刑法,情节严重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组织播放淫秽电影、录像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另外, 制作、复制淫秽的电影、录像等音像制品组织播放的,依照第二款的规定从重处罚。

  郑子殷更关注涉及“儿童”的色情信息,他表示,儿童被侵害甚至被拍摄视频出售,已经形成产业链。这类内容,会让未成年人对性的认知产生很大的偏差,例如对实施性侵害的模仿,这种模仿行为也会构成违法犯罪。

  “这个非法产业链必须尽快斩断,需要网信办、公安等部门等形成合力,对色情网站、互联网信息等进行拦截,使其生存空间得以消灭。”

  韩国“N号房”事件后,网友举报称,国内网络上仍有色情网站存在,有些甚至涉及“性侵幼童、迷奸、偷拍”等内容。

  近日,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通过检索“萝莉”、“幼齿”等主题,不难找到部分网站、论坛和APP,其中不乏涉及“未成年人”的视频,部分影像浏览量高达20余万次。

  此外,在某些社交平台和app的“暗网”中,还有人公然叫卖色情资源,“11套偷拍视频打包售价70元”。

  色情网站为何屡禁难止?记者调查发现,这背后已经形成一条从拍摄到建网站,再到运营牟利的黑产链条。

  一名色情网站搭建商称,自己一个小时就能帮客户建成网站,收费一万两千元,app的费用要9万元,里面有上万部资源可供观看。

  色情网站的一名幕后运营者直言,他们的牟利方式很多,发展会员可以收费,博彩广告一个月就能赚几十万元。

  为了躲避查处,这些平台会把服务器设在境外,一旦被查,花几十元更换域名就能“死灰复燃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事实上,被严禁的色情网站、视频内容,在网络上仍如病毒般暗地蔓延,在一些社交软件和平台上,甚至催生出专门拍摄和兜售色情视频的黑产。

  在新浪微博搜索栏中,记者以“萝莉”为关键字检索,出现多个售卖黄色视频资源的账户。

  一位微博用户名为“虾面硫-水”的网友频繁发布色情图片,并留有微信号。他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色情资源截图称,自己手上不仅有多个色情网站、app,还有存储在百度云盘中的色情影像,“这些都对外出售”。此外,在和其他论坛中,也出现有色情网站、app的推广链接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一款国外社交中文版APP中,有不少交易色情资源的群组,少则三四十人,多的有上千名成员。

  一个千人群的群主,不断在群内发布“迷奸”等黄色视频吸引成员,同时为自己的“迷药”寻找买家。

  群主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手中有几T的视频资源,每天定期向群内发布,他会把群成员吸引到另一个卖的群,在这个群里,他兜售多种药品,称能起到“催情”“昏睡”“短暂失忆”等作用。

  群里一位成员介绍,自己拥有几T儿童色情影片,这些视频都是他长期收集而来,打包出售,他还为此建群,每天更新视频,进群收费十元到几百元的入门费。另一位名为“张大仙”的用户在群组中发消息称,自己有11套包括学生、偷拍等不同类别的色情影像,打包出售70元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一些色情群组内卧底多日发现,很多成员专门打着“儿童色情”标签售卖资源,明码标价。

  韩国N号房事件后,多名新浪微博博主发文称,他们陆续接到许多网友爆料,称发现多家涉及儿童色情内容的黄色网站、论坛,并呼吁举报。

  新京报记者检索网友举报的相关网站发现,包括芽苗论坛、萝莉天国等多家色情网站,标注有“萝莉”“UU”“幼齿”等儿童色情内容,首页及多个栏目中存在大量未成年女孩裸露的视频及图片,其中一个视频观看量显示超过20万次。

  一些色情网站还会在页面上标注“儿童”、“偷拍”、“迷奸”等分栏,里面也有大量相关视频。除了网站,如“春水堂”、“草莓”等多个色情APP中也存在迷奸、偷拍或未成年女子被猥亵的视频。

  一名色情网站运营商介绍,除了“暗网”里的兜售,色情网站早已形成一条从平台搭建、运营收费再到风险规避的黑产链条。

  色情网站和app有专门的搭建商,成本极低,却能迅速牟利,为了躲避查处,搭建商还把服务器设置在境外,被查封后可以更改域名继续推广。

  常年身处菲律宾的色情网站搭建商姜晓辉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提供色情网站搭建服务一条龙,买家只需提供一个域名,剩下的全包,“建网站收费一万二,1小时内完工;建论坛收费一万九,一天内交付。”

  一名运营色情网站已经两年的运营商称,这种搭建方式在圈内已是潜规则,相比姜晓辉的报价,他的网站搭建费更便宜,只花了8000元。

  为了证明实力,姜晓辉给记者发来演示链接,里面有多部偷拍女厕的视频。姜晓辉说,网站的服务器设在境外,搭建好后自带片源,还能自动更新。论坛与网站不同,他们会向客户提供500个视频源网站,客户根据自己需要自行下载。

  当记者提出担心被查封时,姜晓辉则表示,网站被举报后只是在境内无法登录,不影响网站的内容,“只要花几十元更换一个类似的域名,就可以继续推广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除了更换域名外,网站之间的“换链互推”,也会导致被封的黄网死灰复燃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上述色情网站站长群内看到,每天都有网站推广人员在群内发布“换链”消息。

  一名色情网站推广人员介绍,所谓“换链”,就是在自己的网站加上其他黄网的链接,用户可直接点击进入别的色情网站,互相导流,检索量会更多。

  除了网站、论坛,搭建商还把“市场”扩张到了手机app。一个APP搭建商告诉新京报记者,建一个APP收费9万元,10天建完。

  他们同样提供一条龙服务。“前期片源有3万余部色情影像,也提供境外服务器。”

  除了把服务器设在境外,运营者规避查处的方式还包括,把会员的充值费通过第三方提现,或使用虚假身份信息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调查中,曾向多个论坛付款,多数会跳转至第三方,收款人显示为某家超市或某个商家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个产业链条中,还有专门为色情网站做支付通道的人,他们可以为色情网站提供微信、支付宝、云闪付等支付通道。

  一个从事该行当的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对色情网站或app的要求是,日充值额至少要在2万元以上,他们公司提取4%到8%的手续费。

  长期举报儿童色情网站的黄先生,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本以为有了收款码便可以找到网站背后的运营人员,但实际上很难挖到根源。这些人在收款时会使用虚假身份,或购买别人的微信使用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在色情资源的“暗网”中,也有人专门售卖微信号,一个从26元到100余元不等,甚至有人向别人售卖包括身份证、银行卡、手机号、U盾在内的“四件套”,每套2200元。

  ▲一位网站搭建服务商称,提供色情网站搭建并提供片源,网站可在1小时内搭建完成。截图

  搭建商姜晓辉告诉记者,色情网站盈利模式很多,“一般会采用会员收费制度,并在VIP区域放入全国各地的招嫖信息,还能赚博彩的广告费。”

  一位色情网站站长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黄网上的广告投放,多是博彩广告,他的一个日访问8万人次的网站,广告按条收费。另一名黄色APP搭建人员说,这种广告栏,APP中可插入20余条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在色情网站观看图片或影像,须充值会员,费用低的十几元,高的达到5800元。

  以某“萝莉”色情论坛为例,充值会员分每季度69元和99元永久会员两种。页面还提醒,为本站宣传25个人后,可自动升级为永久会员,并提供推广链接和宣传语。“三年老站、大量爆款、亲测可用”。

  此外,论坛还提示用户,可将推广链接发至贴吧、论坛、QQ群、微信群,十分钟即可完成。鼓励用户到知乎、抖音等知名APP视频中进行评论,推广渠道几乎覆盖全网。

  很多网站还给会员提供了“生财之道”发展下线。

  新京报记者发现,多个色情论坛均采用“拉人提佣金”模式,诱导用户发展新人,获得佣金。

  在“萝莉网”上,充值会员费用从588元到2588元人民币,普通会员发展一名会员,可从充值费中抽成。“萝莉网”一份“收益排行榜”显示,排名第一的用户“unv看世界”,至少拉300人成为该论坛的会员。

  一款名为“春水堂”的APP中,包含了大量女性偷拍和疑似未成年的色情视频。页面提示,非会员只能观看30秒,会员要充值18元到188元不等的费用。APP页面的代理招募称,成为总代、一级代可享受高额盈利分红,月入10万很正常。

  该APP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成为代理无需费用,每拉一位新人充值,就能获得90%的高额提成,而下家再拉新人,还可以获得5%的提成。

  这名工作人员提供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,有代理日推广下载量247次,单日充值金额为1288元。“我们平台有一位代理是学生,这几天每天在平台赚佣金。”

  这条隐秘的利益链条,一定程度上加大了色情产业的查处难度。但不难发现的是,这几年有关部门针对色情产业的打击力度也越来越大。

  扫黄打非办官网公布的2019年“扫黄打非”工作数据显示:全国共处置淫秽色情等各类有害信息1113万条;全年共取缔关闭网站8.4万个;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通过数据库系统平台,部署各互联网公司共享有害信息样本,协同处置有害信息600万条。

  4月14日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通报6起制售传播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刑事案件和两起网络行政案件。其中涉及开办淫秽色情网站及APP、利用微信销售淫秽视频等违法违规行为。

  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,将继续保持对网络“黄”“非”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压打击,严查顶风作案的互联网企业和个人,坚决打掉网络黑灰产业链,并将对典型案件加大曝光力度。

  此前,上述部门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关键,是要斩断背后的利益链条。除了制作、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服务商和手机网站,还要对提供建站、网络接入、广告推广、代收费等人员依法打击,从而斩断他们的获利渠道。

  对此,中国传媒大学王四新教授表示,色情网站通过高佣金提成、充值、诱导分享等方法,是为了更广泛地传播获利。从这一点看,观看分享、充值者其实也成了这条黑色产业链的组成部分。“即使网站的搭建者或者公司在境外,但如果网站向境内开放,或者境内可以打开观看,若造成了损害后果,境内警方也有权管理。”

  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副主任、广州诺臣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子殷称,按照我国法律,传播淫秽电影、表演、动画等视频文件十个以上的,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。如果利用互联网建立传播淫秽信息的群组,群成员达30人以上即可入刑。

  对于网站搭建者而言,以牟利为目的,搭建并发布一定数量的色情视频,也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。根据刑法,情节严重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组织播放淫秽电影、录像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另外, 制作、复制淫秽的电影、录像等音像制品组织播放的,依照第二款的规定从重处罚。

  郑子殷更关注涉及“儿童”的色情信息,他表示,儿童被侵害甚至被拍摄视频出售,已经形成产业链。这类内容,会让未成年人对性的认知产生很大的偏差,例如对实施性侵害的模仿,这种模仿行为也会构成违法犯罪。

  “这个非法产业链必须尽快斩断,需要网信办、公安等部门等形成合力,对色情网站、互联网信息等进行拦截,使其生存空间得以消灭。”